FC2ブログ

風の祠

新博地址:http://luanqx.blog.163.com/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只有管理员可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恩,那什么,紫菜君,谢谢乃啦=v=
于是我打算闭关几日来闷原著,挖掘一下你儿子和你儿婿之间的感情发展历程。。。。
还有啊,你要是啥时候想起来了准备去把那个自损八百的雷写完,我也会无条件支持你的。。。恩恩






给KAKA的生日贺礼
失去小窝的日子(戚顾)

惜晴小居。
顾惜朝正在提着水桶浇花。
戚少商窝在一边啃甘蔗。他就那么蹲着,一丝大侠风范都没有,像个流氓痞子,一口一口咬着,地上全是甘蔗渣子。
然而顾惜朝就像自己院子里面没有这个人一样,细心地,一棵一棵地灌溉过去。
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不但可以忽略戚少商。

顾惜朝提着水桶,终于还是到了戚少商面前。
戚少商一口咬在了甘蔗上,抬眼看着他。
偏偏顾惜朝不看他,一勺子清水就泼了过来。
戚少商一闪,闪开了,嘴里嚼着甘蔗,口齿不清:“惜朝……”
话音刚落,顾惜朝又是一勺子泼过去。
戚少商无奈,只得陪他玩起你泼我闪的游戏。
待看到顾大公子终究体力不足,香汗淋漓的时候,戚少商连忙将口中的甘蔗渣子吐出,喊了一声:“惜朝!你不管那群人可以么?”

有一瞬间,戚少商在顾惜朝的脸上看到了名为怨念的情绪。
顾惜朝似乎就是很怨念,眉头轻皱,嘴唇微抿,然后戚少商就似乎可以听到他那清朗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提醒我?”
然后又是一勺子清水迎面而来,戚少商轻叹,一闪又闪了过去。
于是越过顾惜朝,戚少商就看到了那群在惜晴小居胡闹的江湖名人。

杨无邪泡着好茶,正和铁手聊得起劲。
不一会,那不知道哪儿来,来干嘛的雷纯和狄飞惊也坐了下来。
杨无邪竟然还很好客很热情地招呼了一气,四人和谐美满地吃小点喝好茶,正在闲话家常。
难得铁手没管着,这个不准那个不准的,追命拉着冷血上蹿下跳,把自己偷偷藏在惜晴小居的好酒通通挖了出来,准备喝个肠穿肚烂。
冷血无言地看着这个三师兄,一个劲在瞄那边的铁手,可是铁手今天貌似真的不打算继续当保姆。难道真的是,保姆也有人权要休假,他喝死了是他家的事?
冷血无奈,只能看另一边,看无情。
可是无情也是命苦的主啊。
他家,对上那个死老头就只会空口说白话,摊大手掌要钱装豪气,对下那三只更不像话,除了乱花钱就是四处破坏,压根是赔钱货来的。
无情无奈,偌大的神侯府和六扇门,他只能独立支撑。
这不,这会儿正是和富有的有桥集团的主儿方小侯方应看,面对青山绿水,嗅着阵阵花香,谈些不能上台面的交易,帮补家计。
然后呢?还有谁呢?
哦对了,还有那金风细雨楼的楼主王小石,还有他的那一群只会闹事,吵得翻天的好友。
其实屋里还有人,里面那两只可是安分地呆着,只因他们本来该是死人了,难得可以诈尸一下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当然要先休息够才能活动对不?
屋顶上还蹲了只妖怪一般的关七呆呆愣愣地碎碎念,却不知道他低喃个什么劲。

顾惜朝终于将那一桶清水扔到地上!
他受不了了!
于是当他怒火中烧狠狠瞪着戚少商的时候,戚少商正长大嘴巴啃在甘蔗上!
见顾公子似乎濒临暴走边缘,戚大侠连忙站起身,挺直腰板,背手就将那甜美的甘蔗扔了,虽然有点可惜,不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
他一手勾过顾惜朝的肩膀,笑嘻嘻地说:“你也该明白,他们平时绷得多紧,多累,难得今天放假,你就让他们轻松轻松吧?”
顾惜朝一脚踩在戚少商的脚背上:“为什么是来我惜晴小居轻松轻松?”
“额………………………………”戚少商翻着眼睛看了看天,看一下那边的一桌,又看一下那边的一团,再看一下另一边的一伙,还有四处乱转窜场的,也只得苦着一张包子脸,无奈地耸了耸肩,“作者喜欢嘛~”
顾公子,状态,青筋中。

忽然,屋内传出一阵猛烈的咳嗽。
那要命的咳嗽,听着就担心他是不是下一刻就要嗝屁。
然后顾惜朝就一脸抽搐地吼了一句:“你们静点行不行?里面那两个给吵醒了有起床气,谁负责啊!”
就那么静默了一阵,偏生还是事与愿违。
温柔大小姐“哇”一声嚎啕大哭了起来,慌得王小石七手八脚不知道如何安慰,也不用指望唐宝牛和方恨少。
顾惜朝只想用小斧劈了她。
见顾公子的脸色,戚大侠只好连忙将人拉住。
戚少商赔着笑脸,温柔好歹都是他金风细雨楼的人嘛,他也是有个责任背一下嘛。
于是一手搂过顾公子,提了一桶新的清水塞他手里:“咱们继续浇花,没事儿的,天塌下来有我顶着。”

温柔哭着,就一手扯过王小石的衣袖抹了起来:“呜呜,那个顾惜朝凶我啊小石头,他凶我!”
王小石也只得努力拭去她的眼泪:“他不是凶你,他只是不想我们吵醒苏大哥和白二哥而已。”
这下子温柔哭得更大声了:“什么啊,就算吵醒了又怎样,苏师兄和大白菜还能对我怎样啊!”
说着,又扯着王小石说出个分明来。
王小石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想上前帮忙的唐宝牛则被方恨少翻个白眼后拉到一边,正打算训斥训斥的时候。
一道气劲激射而来。
王小石慌忙带着温柔一闪,避开来。
那气劲也没停下,直打在顾惜朝的茶花上。
可怜那柔弱的茶花一下子就折了。

原来王小石温柔一伙人离屋子最近,温柔又哭又闹终是吵醒了一人——白愁飞。
温柔先是一愣,看到推门而出的人是白愁飞后,又要闹起来了。
可是王小石看得出白愁飞双眼通红,分明已经到了见一个杀一个的地步,温柔这一下子如果缠上去不啻就是找死。当下觉得恨不得多个分身出来用用,未免白愁飞错杀温柔,王小石只好将温柔拉回去将之塞给方恨少,自己上去安抚白愁飞去了。

那边的看戏的看戏,喝茶的喝茶,无情还不忘跟方应看讨价还价,让方应看甚感难缠,暗里眼一翻再翻。

不料,王小石才一上前,屋顶的关七不知道那颗螺丝掉了抽起风来,竟然一掌往屋里打去。
白愁飞和王小石连忙跳开,一道气撞上关七的掌劲,两道真气霎时抵消!
白愁飞还没来得及发飙便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顾惜朝那简陋的屋子……

不一会儿,苏梦枕托着孱弱的身子慢慢地晃了出来,王白上前未说一话,苏梦枕便又倒下来了。王白慌忙接住。
就这么一瞬而已,关七已经无影无踪了,只闻崩塌的巨响一过,那可怜的小屋子就已经不存在了。
风尘飘过,无限唏嘘。
然后顾惜朝和戚少商便回头了。
接着就是色变了。

铁手第一个吆喝起来。
“追命,酒找到了没?回去了,找个好地方,给你弄些好的下酒菜。”
追命眨眨眼睛,拖着冷血就蹭回来了。
另一边无情和方应看对望了一眼,缓缓朝铁手一桌过去。
方应看笑笑说:“难得今天这么人齐,不如小侯做东,让大家假期能痛快一番?”
雷纯也是一笑:“小侯爷一番盛情,自是不能推却。”
转眼,那六分半堂啊,有桥集团的谁,还有六扇门的谁便跑光了。

王白也不甘人后,一人扛一边苏梦枕。
一个狂喊大哥你没事吧,一个吆喝杨无邪过来帮忙,那边厢的温柔和方恨少、唐宝牛早就没影了。
一番兄弟情深,主仆连心之后,金风细雨楼也撤了。

只剩戚顾二人。
风萧萧啊风萧萧……

戚少商轻咳一声,鉴于千里追杀似乎不可以将人带回连云寨,而且那也太远了。
再说他自己和六扇门和金风细雨楼也是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那伙人还是罪魁祸首,似乎……只有一条路可行了?
戚少商推了推顾惜朝:“惜朝,我们去住客栈吧,我有经营开来,不住白不住。”
顾惜朝轻叹一声,望向戚少商,微微一笑:“我偏不要,屋子重建好前,我一般时间住六扇门,一半时间住金风细雨楼。住六扇门的时候要和无情住,住金风细雨楼的时候要和白愁飞住。就这么定了。”
戚少商一下子苦了脸:“难道不可以和我住么?”
顾惜朝回头甩了甩衣袖:“不,你住你的客栈去吧。”

PS:关于顾惜朝的“我偏不要,屋子重建好前,我一半时间住六扇门,一半时间住金风细雨楼。住六扇门的时候要和无情住,住金风细雨楼的时候要和白愁飞住。就这么定了”的背后具体含义,特别邀请戚少商来做详细解疑。
现在有请,金风细雨楼代理楼主,九现神龙,戚少商,大家鼓掌欢迎。
戚少商一身白衣,很是正经严肃地走了出来,接过麦克风,还要作势推了推装文艺的金丝眼镜一把。(顾惜朝曰:恶俗。)
“额,广大的人民群众,广大的读者,真相君是这样的:大家都知道惜朝的小屋是给那群不知所谓的家伙给弄塌的,之前我也好死不死地在六扇门呆过好一阵子,这不,这分明就是和六扇门还有金风细雨楼都有一腿,所以惜朝认为罪魁祸首还是我,而让我为难又让那些折腾死人不偿命的家伙负个责任,惜朝自然是要去六扇门和金风细雨楼搅和搅和,至于别人答不答应,自然要算到我戚少商的头上来了,他顾惜朝才不负责。
第二个呢,为什么在六扇门是要和无情住呢?嗯,其实道理很简单嘛。惜朝是讨厌铁手的,全天下都知道,他和冷血也不咋样,折腾不起来,达不到报复的目的,总不能和诸葛小花那老油条住一块,那吃亏的铁定是我家惜朝,某方面啦!然后和追命住的话,只能和乐融融了,追命的和事佬气场可强大了。最后就只有无情了,实际上,无情也是个很耐人寻味的选择。于是又是全世界都知道,我在原著里面和无情的奸情不止一腿两腿是不,而戚顾王道是TV派的嘛,于是正好可以TV和原著冲突冲突,多有看头。再说,无情也是个不好惹的主,顾惜朝和他较劲起来才有趣味嘛,重点是,实质上,六扇门能拿主意,经济上喔,就是无情嘛。而且也只有住到无情那儿,我才不能光明正大地跑上去骚扰,不,探望他嘛~
最后,为什么在金风细雨楼要和白愁飞住?嗯,首先不得不说,惜朝和白愁飞大抵会很臭味相投,而且大家实在不知道,白愁飞自从死后就越来越无赖,简直到了发指的地步,但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全金风细雨楼敢不买我的账又经常诈尸出现的就只有这个白老二。我想去要人,搞不好还会被惜朝和白愁飞联手整个半生不死,我命苦啊我。
PS个,其实惜朝还是很体贴我的,不然怎么专挑小受同住呢?你说如果他不挑和他属性一样的人,我会答应么我,所以说,惜朝,我真是太爱你了,你还是回来和我一起住好不?”

啊,那个啥,刚才一小斧过来劈了戚少商的画面太血腥了,广电局不批准的,给我打上马赛克啊喂!不,干脆直接剪掉好了!

空白君,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惺惺相惜,我应诺言而来,写下这
白愁飞与顾惜朝在金风细雨楼的日子

棋盘上,白子落,子到。
白愁飞与顾惜朝。
他们正在闲聊。

“白愁飞啊,假期结束了啊,你怎么还在金风细雨楼里面游荡啊?你是个死人,给别人见到可不好交代啊,虽然这不过都是糊弄读者的。你不见苏梦枕很爽快地回去了么?”
“哼,顾惜朝,也不想想我留这么久为的是谁啊?说起苏梦枕,他就算不回去也是个死人,一整天都在咳,迟早被人投诉,金风细雨楼一天到晚都有噪音。”
“啧啧,瞧你这小子说的,真是没人性。”
“好说,咱们两两看齐,你向我学习,我向你偷师罢了,谁不是谁的师父呢?这可是那个孔老头说的,考过科举的顾公子一定知道。”
“唉,你白愁飞果然是个死没良心的,就是不知道当初苏梦枕怎么还是能容得下你,用得下你,说到底最无辜最伤心的还是那颗小石头。”
“顾公子也不差啊,死了一路,全都是死戚少商的兄弟,这不,明明自己都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结果还不是连……”
白愁飞却不说了,只是很恶质地朝顾惜朝笑了一笑。
顾惜朝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在棋盘上厮杀得白愁飞越发有点招架不来。
白愁飞忽然有些有感而发:“以前,苏梦枕身子不好,总找不来他玩这个伤神费脑筋的活儿,都是小石头陪我消遣消遣,现在嘛……”

“啪”一声,顾惜朝落子,举手无悔,像之前白愁飞一样,笑得很恶质。
白愁飞眉一挑,忽然就狂咳起来,身子越咳于是伏下去,最后似乎实在承受不了,手肘一下子就撞到小几上。
棋局,乱了。
白愁飞挺直身子还在轻轻咳着,些许血丝从他的指缝流出。一双杀人的漂亮的手,这下当真沾上了鲜血,煞是好看。
可是顾惜朝只想将那双白愁飞引以为豪的杀人的手给剁了去焖猪手。这小子……这小子……这小子竟然……
顾惜朝咬牙,白愁飞的眼神不知瞄去哪里了。
班上,白愁飞才抽出手帕将自己的嘴角和手都擦拭干净,煞有其事地感叹:“可惜,咱们又没有结局,这下子,我们的赌局就要没完美了了。”
顾惜朝眯起眼睛盯着对面笑吟吟的白愁飞,自知现在做什么口舌之争都是可笑之事,此人本来就比他厚颜无耻得多,死了之后没有那些许多的利益关系跟他联系,就越发无赖得亲娘都不认得了。
(紫曰:哪有,我家白二还不是那么可爱,来,白二,叫一声,给你糖吃。
以下场面太过血腥暴力,出不了街,只隐约听到丝丝惨叫。
顾惜朝出来结束节目,理由:信号接受不良= =)

顾惜朝还没发飙,一个白影就撞进留白轩。
没有谁能这么没大没小地出现在留白轩,也不会有谁会这样子光临留白轩。
顾惜朝翻了个白眼,看着来人,王小石。
这个明明应该在逃亡,角色名单上渐渐往失踪人口靠拢的王小石,三不五时就出现在金风细雨楼,还很和蔼可亲地和大伙玩了起来,实在不知道将戚少商这个台面上忙碌得很的楼主置于何地。还美其名是:戚大哥没法子走白二哥,也没空看牢白二哥,那自然我有空我就负责起来啊,白二哥事实上本来就是我的责任。大不了到时候需要我出镜的时候回去补镜头就是,温家老爹还是很好人的~

王小石见到二人,搔了搔头,嘿嘿笑了声:“打扰了?”
白愁飞挥挥手:“没的事,来的正好。”
王小石点了点头,在留白轩来转悠起来。
白愁飞问:“怎了。”
王小石答曰:“和温柔啊,大方他们玩起捉迷藏起来了,正在找地方躲呢,想来二哥的留白轩是个好地方,只是不知道他们找不到我输掉的时候会不会怒指我作弊。”
白愁飞又挥了挥手:“怎么会呢,难道留白轩就不是金风细雨楼的地方么,他们有种自然会来找,没种输了怨不得人。那啥,小石头,躲起来之前给我泡壶茶,口渴了。”
王小石“喔”了一声,泡茶去了。

天知道,顾惜朝是住进金风细雨楼之后才知道里面的人有多么荒谬。这不,哪有那个义理上正在逃亡的王楼主带着自己的逃亡队伍在金风细雨楼玩起捉迷藏来的。虽然是自己提议要跟白愁飞住一块的,但是住久了,顾惜朝很有些同情戚少商。
这个世界什么都是唬烂,根本啥都是湖绿。
事实上,究竟是不是如白愁飞所说,天泉山上的金风细雨楼丫的根本就是违章建筑,以前为了这违章建筑你死我活实在可笑,倒不如投奔有桥集团,好歹顶着个官方头衔,但是也是口胡,很快就靖康之变了,到时候什么都是炮灰。说罢,还要端茶抿个一口才施施然地总结,幸好已然到了仙山卖豆干,待时机到了投个胎就没我的事,不过下一辈子是猪是狗是猫是人都是下一辈子的事情了,呼……

顾惜朝,忽然有点想见戚少商了。
事实上他才这么想,戚少商就出现在留白轩的窗外。
顾惜朝一愣,慢慢地踱了过去,来到窗前,见戚少商踩在边沿上,看看站稳,眼珠子一转,说:“爬这么高,不怕摔死么?”
戚少商一笑,酒窝就出现了:“不怕不怕,你顾惜朝没死,我戚少商怎么也死不去。”
顾惜朝的眼帘垂了下去:“哦,是么。”
戚少商笑得那叫一个灿烂:“惜朝,你是不是已经深刻地体会到我究竟有多么悲惨了呢?如果是的话,你是不是开始考虑和我住呢?我告诉你,金风细雨楼上下没有一个好人,其实也只有我是你的自己人,你住在留白轩对着白愁飞那厮,早晚得再疯一次,还是回来吧,你戚少商我,很想念你呢。”
话语刚落,来了一阵风,扬起了戚少商那翩翩的白色衣袂,整个人都那么真诚温暖,让人很窝心。
但是为什么他顾惜朝第一反应想起的是他那倒霉的小屋呢?
于是眉头一皱,不禁伸手,推了戚少商一把。

白愁飞不知道何时来到顾惜朝的身边,闭着眼睛听那惨叫,实在有点身心愉快的功效,然则白愁飞却叹了一口气,戚少商,苏梦枕在等你。
再看一边皱着眉头纠结的顾惜朝,白愁飞很哥们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别纠结,死了也好,不死也罢,推都推了,这谋杀罪名就定了,恭喜你死性不改,我着实很欣慰。”
顾惜朝白了他一眼:“王小石呢?”
白愁飞指了指身后:“放下了茶,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顾惜朝白眼又是一翻:“为什么他们还可以玩得那么开心。”
白愁飞打了个哈欠:“童心未泯是好事,你这老人家不明白的了。啊……刚才和你下了盘棋,实在耗费我太多体力,现在来去补眠,你自便啦。不过别说我不提醒你,你也别乱跑,那传说中的顾大魔头出现在金风细雨楼也是挺麻烦的,虽然说你跟戚少商有一腿是公开的秘密,但是门面工夫还是得做足,哎,你懂得,我不说了,别吵醒我就好了。”

顾惜朝就这么看着白愁飞两脚不沾地地滚去谁他的回笼觉,忽然想起现在都什么时辰了?
玩的玩,睡得睡,为什么这样子的金风细雨楼还不倒呢?
这是不是有一次证明,你认真了就是输了呢哇唬?
顾惜朝很认真地思考起人生的意义了,然而官方设定给出的,此刻的顾惜朝分明是个疯子。

然后杨无邪敲响了留白轩的门。
顾惜朝游魂着将门打开,杨无邪眼观鼻鼻观心地说:“那个,顾公子有见过戚楼主么?”
顾惜朝还在晕乎:“刚才被我推下去了,你没看见他人么?”
杨无邪一拍脑门:“又给他跑掉了,那打扰了,时辰不早了,顾公子该吃东西了,白愁飞是个死人可以什么都不吃,你别对着他久了忘了自己要吃人间烟火的,到时候你出了什么事,戚楼主还不是要跳脚一番,最终倒霉的还是我们这些做小的。”
看着杨无邪说罢,一溜烟跑去逮人,顾惜朝实在有点回不来了。
他想他是不是该后悔,后悔让那伙人糟蹋惜晴小居,后悔自己跑出来这一趟。
怪不得他们都喜欢往惜晴小居跑,至少那儿还算是个可以让人正常的地方……

口胡啦顾惜朝,全世界说是疯子的是你哎。
终于,在顾惜朝发呆的这个当头,说英雄的历史翻过新的一页。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只有管理员可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プロフィール

kagome4869

常用ID:kagome4869 & luanqx
我左戚顾,右张钟,歪歪在腰间,河蟹在胸口。仙来扑仙,神到压神!

日暦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留言板


最近の記事

分類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グ内検索

Copyright ©風の祠. Powered by FC2 Blog. Template by eriraha.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