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風の祠

新博地址:http://luanqx.blog.163.com/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コメント

亲我来啦~

哇塞!亲!你写的太赞了!
图我发我blog上了,你就直接连过来吧~哎,比起你的文,我简直就是乱画的>_<
小戚的梦境恍惚如真,最后的见面太有感觉了!哎我其实不太会评文的,只是觉得亲写的很感人,又有点心酸的感觉~~因为最后停的位置的关系,留下很多想象,又其实不用想象,其实很欣慰~他们就是那样的知己关系,没有其他的阻隔。泪~
其实我的画想表达的意思不是很明确,只是想表现某种距离,俩人很远的距离,但心中还是会有一个很深很复杂的牵连感,大致就是这样,亲不仅表达出来了,还更要牵动心弦,朦胧的意境,却明了的心境~哎,果然好文就是让人反而无法表达啊~~
我blog:
http://beautyfan.7blog.net

2008.03.09  美美  編集

谢谢大人滴留言~~~>///<
那啥,请喊我KAKA吧。。。偶觉得偶真不是写文的料。。。望天
大人谬赞了。。。

PS,可以跟大人交换链接么?

2008.03.09  kagome  編集

コメントを投稿


只有管理员可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此文为戚顾·王道天下活动:元宵节文区灯谜
独发戚顾·王道天下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话说我真是活该自找的。。。。
这文偶拖啊拖,非要拖到最后2天来熬夜。。。OJZ
我错了。。。
结果就是直接导致这文逻辑混乱,破绽百出,主题不明,人物形象单薄。。。。OJZ

三月的年历很美丽。。。可惜我写不出其中的神来啊。。。泪奔3000里TAT


3ltoeiim.jpg

初见

图:beautyfan

戚少商正在登山。
已是三月天,山上的空气还带着点微微的寒意,吹在脸上很轻也很柔,但却无法安抚戚少商心中的躁动。
他足下不快,但他的心情却异样的急躁。
他已很久没有过这种复杂的感觉了——惊讶、警、愤怒、憎恨……或许还有,小小的兴奋,和,期待。
——能让九现神龙、神龙大铺头戚少商产生那么复杂情绪的人已经很少很少了。
或者说,戚少商根本没想过,那个让他产生如此复杂情绪的人还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所以,三天前,当戚少商收到那封信、看着“旗亭相识人”那五个字的时候,他颇有一种被人打了一拳的感觉——
那人不是疯了么?
铁手不是看着他么?
他怎么还有机会、还有胆子,来找他?
九现神龙的心里承受能力受到了严峻的考验。

不过事实证明,九现神龙的心里承受能力的确不是一般的好。
他在考虑了半柱香时间后,便毅然决定,暂时放下手上的案子,去会一会这个能让他产生如此复杂情绪的人。
他很想知道,这个他曾经的知音,现在的仇敌,心里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又或者这样说,他真的,对那五个字中弥漫的江湖味道,非常非常的感兴趣……

握剑的手紧了紧,戚少商脚下越发的慢了下来。
——目的地就在眼前。


那是一座普通的石亭,亭中有几,几上有酒
——只不见约他来的人。
戚少商在皱了下眉又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后,开始认真的打量这个亭子。

亭是普通的青石所制,朴素得有些破旧。四方大开,无可藏身之处;
几旁有凳,亦为青石所制。石面光滑,却不知是否杀机暗藏;
至于那酒……戚少商挑了挑眉,一掀衣摆,坐在石凳上,伸手拍开封泥,一股呛人的酒香便溢了出来。
戚少商深深地吸了口那呛人的香味,满意的露出一深一浅两个酒窝。
果然是那人才会准备的东西!
那么,准备这些的人呢?
信上只有地址和日期,并无具体的约定时间,他却选择了午时过后才来。
所以也可以这么说吧,戚少商根本不担心会见不到他——那人何时做过这种无意义的事情?
——除非那封信是某个不知所谓的旁人开的一个恶劣的玩笑。
但又有哪个旁人会为了这么个玩笑,去千里之外的边荒大漠找这么坛不掺水的劣酒?
——又除非这封信这坛酒都只是一个套子,目的是绊住或诛杀戚少商这条神龙。
但光绊住他又有什么用?案子他不查了,自然已由六扇门的名捕们接替,更何况六扇门里还有一个老奸巨猾的诸葛小花。
若是为了要杀他……“息红泪”绝对比“顾惜朝”更能降低他的警性。试问这世界上又有哪个人会对他的死敌放松警的?

所以现在,戚少商决定等。


山上很静。只偶尔有风抚过,带起一片草木碰撞的沙沙声。
风里带着花香,很清很淡,也很醉人。
戚少商有些恍惚。
他因着这一瞬的恍惚而想起了很多往事。

戚少商并不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更何况他的那些往事又是如此的血雨腥风,如此的不堪回首。
然而此刻,他却忍不住,不由自主的在回忆,在回想。
曾几何时,也有过一段如此相似的场景——

那是一片暧昧的黄昏。
四周很静,有风。
他坐在高台上,也在等人,也在回想。
风中带着黄土的味道,衬着落日黄昏,显得如此豪迈却又悲凉。
接着他看到了一抹泛着江南水乡气息的青。
他看着那抹淡淡的青影拾阶而上,伴随着破旧阶梯的吱呀声,一步步走近了他……

然后呢?
他看到一把锋冷小刀泛着刺眼的光芒狠狠钉在生杀大帐的匾额上,染着他的血,触目惊心!
接着,六大寨主、霹雳堂、毁诺城、神威镖局……
戚少商不仅深深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低下头,眉间皱得死紧。
往事果然不堪回首!
戚少商苦笑。
他竟然在等到那人之前,就因着这些“往事”而乱了心!


轻轻的甩了甩脑袋,又深深的叹了口气,戚少商睁开眼睛。
然后,愣住——
他看到了一只手。骨节分明纤细修长,而且……非常熟悉。
那只手的指尖正轻轻的敲着桌面,带着几分闲适几分寂寥。
未等他怒吼出声,那个清亮的带着无尽讥诮声音已在耳边响起,“没想到这几年,戚大侠的酒量倒是越发的浅了,光是这点酒香便醉了?”
戚少商抬起头,对上面前不知何时出现的人的双眸,心却突然平静了下来。
他紧锁的眉间慢慢松开,深深的看进顾惜朝的眼里,“看来顾公子这些年倒是过得不错,不仅没有疯,连武功也精进不少啊。”
——这年头能如此接近九现神龙而不被其发现的人,也实在是不多了。

顾惜朝挑了挑眉,却不答话。
只见他手腕一翻,不知从哪里摸出两个酒碗,一字排开放在石几上。然后抱起那已经开封的酒坛,斟酒。
戚少商看着他慢慢的把两个酒碗斟满,放下酒坛,然后把其中一只酒碗推倒他面前,淡淡一笑,“那么,大当家的是否还愿意陪顾某再喝一杯?”
不等戚少商回答,他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促狭一笑,“戚大侠大可不必担心顾某又在酒里下毒,这酒的封泥是戚大侠自己拍开的,至于这酒碗么……”
顾惜朝目光在两只酒碗上滑过,然后伸手拿起戚少商面前的那只,“顾某先干为敬。”
说罢手一扬,那一满碗的酒便被他倒进了嘴里,末了还把酒碗翻转示意。
戚少商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人的举动,伸手拿起顾惜朝面前的那只酒碗,也一扬手,满碗倒入口中。
顾惜朝挑眉看着他,嘴边挂着一抹玩味的笑容。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开口,只默默的喝着这不掺水的劣酒。

不同于顾惜朝的浅斟慢饮,戚少商喝得很快,喝得很急。好像喝了这次就没下次似的。
顾惜朝看着他一口口的灌着酒,轻轻皱了皱眉,酒饮得越发的慢了。
他嘴角的笑容也慢慢隐去,整个人似乎陷入了沉思。

在官场的几年,自己或许真的太想念这如烈酒般火辣的江湖了……
戚少商在把第十八碗酒倒入喉间时如是想。
是谁说的——
这酒还是这个味儿,不过要看你跟谁喝了……
又是谁说的——
好烈的酒,果然是满头烟霞烈火!
人生若只如初见……

“啪!”
顾惜朝突然被惊醒,猛地抬起头。
对面的人——九现神龙把酒碗按在石几上,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抬眼看着他,淡淡地问道:“你找我来干什么?”
戚少商的语气很淡,但听在顾惜朝耳里却有了一股隐忍未发的味道。
他看着他,冷冷的哼了一声,一甩袖子,起身走到亭边。
戚少商看他站在亭边,风吹起他宽广的袖袍,也送来他清冷的声音。
他说:“只是找你来喝酒罢了。因为我的日子很无聊,而我知道,你的日子,同样也很无聊。”
戚少商心里一震,像是被这句话刺痛了似的皱起了眉头。

顾惜朝却没看他,自顾自的说道,“起初的一年里,所有人都以为我疯了,包括我自己。但事实上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只是那个时候我只想陪着晚晴,其他的什么都不想理。所以……让人以为我疯了也好,这样就没什么人会来打扰我跟晚晴了……”
提到那个温柔婉约却女子,顾惜朝不由的又是一声长叹……要不是因为他,这个如此美好的女子又怎会香消玉殒?
“从那个时候起,大哥就经常跟我说些六扇门里的事情,我知道你接替他进了六扇门……后来……我想我骨子还是不甘心就这么一辈子的,即使是晚晴也改变不了我……”
皱了皱眉头,顾惜朝似乎不想再谈自己的事情,一停一顿间矛头已直指向了戚少商。
“现在,我知道你这个名满天下的神龙捕头当得也实在是气闷!”
顾惜朝转过身望着他,笑容里充满了讽刺。

戚少商只能苦笑。
他又何尝不知道,这个“名捕”听上去威风,真正当上了才知道个中辛苦!
朝廷已腐败到极致,“王法”也早就要看各个官员的脸色行事,“天子犯法,庶民同罪”早就是句空话!
他不禁又深深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这一天叹气的次数比任何时候都多。

“以你的性子,本就属于江湖而非庙堂。”顾惜朝看着他,挑了挑眉,嘴角轻轻勾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所以今天,我想请你喝酒,”

戚少商看着眼前人挑起的眉梢,嘴角的浅笑,还有那被风吹起的青色宽袍,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即便人生并不只若如初见,他也依然是他的知音!
戚少商突然觉得很想笑。
他一直都在为他可惜,一直都在想人生若只如初见,却不曾回想那一份相知相许又是多么的难得。
即使跨不过那似海深仇,他,依然是他的知音!
戚少商这么想着便真的轻声笑了出来,酒窝深深,一双大眼明亮温暖。
他想握住那人的手——一如当年他对他说“我把你当作知音!”那般。
但他却看到顾惜朝的笑容在他面前越来越模糊,他想喊他的名字,身体却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那个名字在喉间翻滚,却怎么也喊不出口。
他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他!
头很涨,很晕。
只半坛炮打灯,又怎么会醉呢?!
戚少商昏昏沉沉的想,眼前的一切却越来越模糊,最终只剩下一片暧昧的青白……


戚少商醒来的时候着实吃了一惊!
山还是那座山,亭还是那座亭,他依然是坐在那小小的石凳上,只是酒坛已空,而天色,已是黄昏。
戚少商猛地直起身,用力甩了甩头,刚刚醒来的脑袋还有点恍惚。
他竟然睡着了?!
他不是在等人么?!
那这酒又是什么时候喝的?!

他还记得他在等他的知音他的仇人,他也记得他在等到他的知音兼仇人前,就因着“往事”而乱了心。
但他却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喝了这酒,又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只隐约记得,他似乎做了一个梦……

眼前的黄昏是如此的暧昧旖旎,像极了多年前的那场初见……
恍惚间他似乎真的听到了脚步声!
通往亭子的青石板上,缓慢而轻浅脚步声传来,绵绵密密的叩在他心头。他不禁有些紧张。
接着,他看到了一抹江南水乡的青。
那淡淡青影一点点划开这黄昏的暧昧,缓缓走近,他的心也跟着缓缓提了起来。
人生若只如初见……
即便人生并不只若如初见……

待到那抹青影走近,那清亮如繁星的眸子如此清晰的出现在他眼前时,他似再也禁不住般笑了开来。酒窝深深,一双大眼睛明亮温暖。那句白烂到不能再白烂的搭讪脱口而出:
“这位书生倒是一表人才,气宇不凡!”

顾惜朝挑了挑眉,看着眼前人明亮温暖的大眼、深深的酒窝,清亮的眸子里也浅浅的带了笑意。
嘴角上扬,一抹浅笑荡开,一如旗亭初见:
“你也是一派英雄气概!”

コメント

亲我来啦~

哇塞!亲!你写的太赞了!
图我发我blog上了,你就直接连过来吧~哎,比起你的文,我简直就是乱画的>_<
小戚的梦境恍惚如真,最后的见面太有感觉了!哎我其实不太会评文的,只是觉得亲写的很感人,又有点心酸的感觉~~因为最后停的位置的关系,留下很多想象,又其实不用想象,其实很欣慰~他们就是那样的知己关系,没有其他的阻隔。泪~
其实我的画想表达的意思不是很明确,只是想表现某种距离,俩人很远的距离,但心中还是会有一个很深很复杂的牵连感,大致就是这样,亲不仅表达出来了,还更要牵动心弦,朦胧的意境,却明了的心境~哎,果然好文就是让人反而无法表达啊~~
我blog:
http://beautyfan.7blog.net

2008.03.09  美美  編集

谢谢大人滴留言~~~>///<
那啥,请喊我KAKA吧。。。偶觉得偶真不是写文的料。。。望天
大人谬赞了。。。

PS,可以跟大人交换链接么?

2008.03.09  kagome  編集

コメントを投稿


只有管理员可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プロフィール

kagome4869

常用ID:kagome4869 & luanqx
我左戚顾,右张钟,歪歪在腰间,河蟹在胸口。仙来扑仙,神到压神!

日暦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留言板


最近の記事

分類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グ内検索

Copyright ©風の祠. Powered by FC2 Blog. Template by eriraha.

FC2Ad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